社区

主页 > 社区 >

从“反恐”转向“大国竞争”,美式霸权疲态尽
更新时间:2021-09-10

  海外网评:从“反恐”转向“大国竞争”,美式霸权疲态尽显

  【编者按】

  9月11日是“9·11”事件20周年留念日。“9·11”事件是二战后美国本土首次遭受造成重大伤亡的袭击,美国随即发动“阿富汗战争”和“伊拉克战争”两场战争。然而,渗透血与泪的20年反恐战争却难言成功。为分析美国20年反恐战争的得失,海外网推出“回望‘9·11’事件20周年”系列评论,此为二评。

  “9·11”事件以来,美国全球反恐未能真正遏制恐怖主义的猖狂势头。在美国“军事反恐”在国际上留下众多“烂摊子”的情形下,又出于一己私利把战略重心从“反恐”转向“大国竞争”,试图制作更多新麻烦。在恐怖主义对人类社会仍形成极大要挟与迫害的情况下,美国应以负义务大国姿势,回到国际反恐配合的正确道路上来。

  以反恐为名谋私利,美国成“人性危机制造者”。美国本是“9·11”恐怖袭击的受害者,但终极却成了打着“反恐”旗帜强推美式民主的“加害者”。美国夹带黑货的“反恐”不仅未能到达打击恐怖主义的目标,反而给世界制造了更多麻烦、给了恐怖主义运动空间。

  假如说美国动员阿富汗战役之初还存在反恐特点与性质,但在捣毁了“基地”在阿练习营、击毙本·拉登后,就偏离了底本的反恐之路。一是美国在阿富汗搀扶一个美式民主模式树立的政权。这个政权在20年战斗停止,美军还未完整撤出就敏捷倒台。二是美军在阿富汗战争中的对手并不是恐惧组织,而是阿富汗塔利班。美在阿富汗“反恐”战争是要维系一个亲美政权,从而取得遏制周边国度的策略地缘好处。成果引人注目:阿富汗成为可怕主义的温床,总体局面始终处于凌乱状况,大众更是生涯在生灵涂炭之中。

  更有甚者,美国于2003年以“反恐”之名发动第二次伊拉克战争。为推翻萨达姆政权,对中东国家进行“民主改革”,美国甚至“制造”了伊拉克“领有大范围杀伤性兵器、与‘基地’有联系”的虚伪情报。伊拉克战争不仅毁了伊拉克,也催生了“伊斯兰国”。迄今,“伊斯兰国”不仅极大伤害伊拉克和叙利亚国家平安,也成为全球恐怖主义的“大旗”,对国际社会构成严格恐怖威逼。

  此外,美主导北约军事参与利比亚局势,使利比亚仍处于部落军阀混战状态,民众生活更是毫无保险可言;美国武力打击叙利亚,以期颠覆美“不爱好”的叙利亚现政府,使这个国家长期陷入内战,民众性命时刻处于危险之中。能够看到,美国为了本国利益,借“反恐”处处插手干涉别海内部事务,不仅成为“麻烦制造者”,也是“难民制造者”,更是“人道主义危机制造者”。

  从“反恐”转向“大国竞争”,美国成“世界骚乱制造者”。美国以“反恐”为名谋私利的做法,消耗巨量人力、物力和财力,结果却事与愿违。与此同时,美国霸权疲态尽显,维护霸权的焦急感一劳永逸。美国于是将战略重心从“反恐”转向“大国竞争”,以期持续维护霸权地位,但美式霸权衰落却是历史发展的必定法则。

  一是依附军事力气保护霸权渐入逝世胡同。美国建国200多年的时光里,就发动或参加200多场战争。然而,这种军事举动越来越多遭遇惨败,此次美国在阿富汗的败局就是一个最好例证。世界上一个贫困落伍的小国,却最终迫使作为世界超级大国的美国狼狈撤出,这在必定水平标记着美国军事霸权的衰落。

  二是美式民主不再被视为“广泛真谛”。良多长期遭遇美西方殖民统治的发展中国家独破后,被迫接收美式民体制。但是,这种政治体系的上层建造与这些国家的经济基本不相适应的抵触非常凸起,成为众多发展中国家动荡不安、经济停止不前的重要因素。越来越多发展中国家发出“西方民主救不了咱们”的呼声。可以预感,众多发展中国家不断觉悟之时,也就是美国霸权衰落开端之日。

  美国不情愿霸权地位的衰败,并将问题指向其余蓬勃发展的新兴国家,以为是新兴国家的疾速发展挑衅了美国一超独霸的位置。因此,美国在国际反恐上不断“碰壁”后,出台一系列战略文件,锋芒指向中国和俄罗斯。在一直加大制裁俄罗斯的同时,为围堵遏制中国,大肆挑起南海、涉台、涉港、涉藏和涉疆等一系列问题;将新冠病毒溯源政治化,甩锅诬蔑中国;甚至发布将“东伊运”移出美国认定的恐怖组织名单,“以恐乱华”之心昭然若揭。

  美国虽在国际“反恐”上转向,但以“基地”和“伊斯兰国”为中心的国际恐怖权势并未“转向”,仍然将美国作为最主要的攻打目的。因此,美国面临的恐怖威胁压力并未跟着美国“回身”而减轻。美国在国际反恐上的过错做法,更使美公民众成为恐怖袭击的就义品。美国“以暴制暴”的“反恐”模式,治本不治标;美国坚持反恐“双重尺度”,更难以从基本上解决恐怖主义问题。

  以发展增进民生的改良,才是从更深层上逐渐革除繁殖蔓延恐怖主义泥土的正确做法。只有以国际社会整体利益为起点,才能真正地解决国际社会见临的恐怖主义问题;只有保持“构建人类命运独特体”理念,能力让这个世界逐步解脱战争、抵触跟灾害,才能铲除恐怖主义。

  美国应该苏醒意识到,当今世界是一个寰球化的时代,各国的前程运气更加严密地接洽在一起,单边主义的时期已经一去不复返了。美国作为这个世界的一员,不是世界离不开美国,而是美国离不开这个世界。因而,美国必需与世界绝大多数国家坚持同步,才干回到国际反恐的准确途径上来。

  (李伟,中国古代国际关联研讨院研究员) 【编纂:张燕玲】